为什么项羽不直接当皇帝,而是选择当西楚霸王?事后才知局势复杂

浏览:4024   发布时间: 08月26日

项羽想过当皇帝,只是时机尚未成熟,所以先当个西楚霸王做为过渡。但大多数人都认为项羽没有“天下格局”,只有“霸王理想”,所以灭秦分封之后,匆匆衣锦还乡,毅然决然,头也不回。

据说临行前,曾有人劝项羽要占据关中,借地利之优势,一统天下。项羽则说,我发达了却不让父老乡亲看到,这和在漆黑的夜里穿上漂亮的衣服行走没什么区别。结果,项羽被嘲笑为“沐猴而冠”。

沐猴而冠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给猴子穿上再好的衣服,它也不改烦躁本性,不一会儿就撕下来扔了。实际是说项羽没有耐心,过手关中,坐失一统天下的良机。当然这于项羽来说,不过是一个“补救”措施,因为他已经分出18个诸侯,将天下搞的七零八落了,如果要重新统一天下,占据关中只是大大提高成功的几率而已,秦灭六国就是最好的证明。

关中的优势在那里呢?通常用八个字来概括:四塞之地,天府之国。所谓“四塞之地”,是指它的四个关口,东函谷关、东南武关、西南大散关,西北萧关。有了这四大关口,进可攻退可守,尤其函谷关,如同进出中原的一把钥匙,秦灭六国的过程已经见证了它的重要性。这就是地利。

所谓“天府之国”,就是指四塞拱卫之下的关中平原,沃野千里,可解决战争中军需粮秣问题。如果再加上巴蜀二郡的资源输给,更是如虎添翼,之前的秦始皇,之后的刘邦,都是靠上述优势条件而完成的一统天下大业。因此,已经有人看出关中位置的重要性,所以才提醒项羽。可是项羽根本就没有理睬。

为什么会如此呢?难道项羽真的不知道关中的重要,还是压根儿就不想当皇帝?其实并不是,只是时机尚未熟,他需要等待。

项羽的理想

前210年,秦始皇巡游途经会稽郡时,威风凛凛的车队让项羽很是不爽。于是,项羽便在人群大声说:“彼可取而代之!”如果不是叔父项梁及时制止,当时就闯下大祸了,叔侄二人要么被杀,要么再次亡命天涯。而从那句话中,至少能看到项羽身上的两大特性:一是无畏,二是大志。如果他没有当皇帝的念头与自信,也就不会让那句话脱口而出。

项羽为什么要舍弃关中

既然项羽想当皇帝,那他为什么没有利用关中的地理优势,去为自己创造主动局面呢?其实原因也不复杂,归根结底是没有人支持,令他无法在关中立足。

巨鹿之战后,章邯率20万士卒投降项羽,但是项羽并没有将这20万人带回关中,或遣散为民,交与他们父母妻儿团聚,而是于新安统统坑杀。这样一来,关中百姓不仅不会支持项羽,而且还会对他产生无尽的仇恨。当然项羽坑杀降卒事出有因,但毋庸置疑的是,此举将他经营关中的路堵死。因此,接下来他才“破罐子破摔”,放火烧了咸阳。

后来的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之所以被刘邦轻松打败,就是因为他们这个“三秦之王”在关中百姓眼中是用他们儿孙的性命换来的荣华富贵,所以他们巴不得让刘邦赶紧消灭这三个无耻的家伙。

综上所述,也不能排除项羽没有占据关中的想法,但是他的内心不会踏实,而那种感觉只有回到家乡才能找到。所以他宁肯回到彭城立国,然后从长计议,也不愿意去捡便宜,弄一身尴尬。

也有人认为项羽从骨子里仇视秦国,自然不愿意留在关中,同时也否定了他的政治格局,这也是后人不把他当作政治家看待的原因。其实,既然项羽能主持分封大局,继而建立西楚国,作为他政治家的一面就不能被故意忽视。

项羽关中分封当霸王,其实是在为将来称帝做过渡

西楚霸王就是关中分封的产物,可能这就是人们对项羽不当皇帝的直接理解。其实,项羽的“西楚霸王”与刘邦的“皇帝”没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刘邦在韩信、彭越等异姓诸侯的推举下称帝,而项羽是在诸侯的默认下自封,最初二者的作用都是维护诸侯间的秩序。因此,刘邦称帝后诞生了八个异姓诸侯,与项羽封的18个诸侯性质没什么区别,均是利益出让及分配的产物,唯一不同的是,前者是在灭掉西楚国之后,后者是在灭秦之后。

汉初分封

需要注意的是,刘邦在去世前,用七年时间基本上解决掉了异姓诸侯割据问题,反观项羽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要知道,当时的项羽才不过28岁,有的是时间,而解决这些问题实质就是时间问题。但是项羽面临的难度是不可预测的,可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我们必须要弄清楚项羽分封当霸王的原因。而纵观项羽分封的原因,其实就是为自己将来称帝安排一个过渡期,只不过是整个过程有些复杂隐蔽罢了。

早在项羽与叔父项梁起兵不久,便听从范增的建议,拥立了楚怀王之孙芈心为楚王(后也称楚怀王)。既然是拥立,楚怀王自然清楚自己不过是一块有名无实的招牌。但是项梁战死后,楚怀王便认为自己有了掌握实权的机会。当时正赶上章邯围困巨鹿,赵王频频求援,所以楚怀王借机派出两路大军,一路直接入关攻打咸阳,一路北上救赵,这似乎是又一个版本的“围魏救赵”。另外,楚怀王还规定:凡先入关中者为关中王。这就是所谓的“怀王之约”。

楚怀王剧照

其实这个“怀王之约”并不公平,因为直接入关的任务交给了刘邦,解巨鹿之围的任务交给了宋义,而项羽不过是听从宋义号令的偏将。所以,如果项羽要争夺关中之王,首先要取代宋义的位置,然后打败围困巨鹿的王离与章邯两大军团,方才有可能去实现。好在这一系列的问题没有难住项羽,他先是杀掉宋义,成为上将军,然后击败王离,继而逼降章邯。

章邯投降之后,项羽便开始带着诸侯联军向关中开进。其实当时刘邦已经进入关中,并且接受秦王子婴的投降,所以,按“怀王之约”,关中王非他莫属。但是如果真按“怀王之约”执行,那项羽的处境就尴尬了,因为之前的齐、楚、燕、韩、赵、魏都已经复国,“秦国”则由刘邦来填补,项羽只能做他原来的上将军或鲁公(楚怀王所封)了。

从另一个方面讲,如果项羽承认了“怀王之约”,也就等于承认了羋心在天下诸侯中的领导地位,届时,那个“招牌王”就变成了真正的楚怀王。最为重要的是,芈心为摆脱“项氏”的控制,还会继续压制项羽。这样一来,项羽多些洒血流汗的付出,极有可能换不回应有的价值,所以,项羽必须要打破这种不利于己的局面。

如何打破这个局面呢?自然就是绕开楚怀王重新分封,让那个“怀王之约”成为一张废纸。但是重新分封,便意味着要从已经复立的六国及刘邦这个“关中王”身上割肉,因为项羽需要得到那些没有成为诸侯王的反秦力量的支持,来达到重新分封的目。也就是说,凡支持重新分封者,就有当诸侯王的机会。结果,自然是少数服从多数,本来预期天下七个诸侯王,最终变成了包括项羽在内的19个。项羽是这次分封的主导者,自封西楚霸王,建都彭城,辖9郡,地盘最大。

所以不难看出,分封是项羽突破楚怀王“束缚”的一步棋,是实现自身价值的一个手段。但是,也有人认为这也是项羽当皇帝的一个契机,要什么西楚霸王?干脆直接当皇帝算了!其实这个想法在当时根本不可能现实。因为当时的人们之所以一窝蜂地出来推翻秦朝,为的就是恢复战国时期诸侯共享天下的时代。因此,不光是原六国王室贵族争先恐后,就连其他人也都蠢蠢欲动,这就是项羽能分出18个诸侯的原因,或者再多分十个八个的都不是什么问题。

既然分封是主流,那么项羽称帝便成了逆势而为,自然不可能得到天下诸侯的支持的,所以他当下能做到的只是当这些诸侯的“大哥”,然后理直气壮地多捞些实惠。那么这样一来,是不是就代表项羽知难而退,完全打消了当皇帝的念头了?其实这个时候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因为我们可以从分封的细节上还是能看到一些项羽为将来绸缪的迹象。

首先就是放逐并杀死“义帝”。项羽分封时,将楚怀王改尊为“义帝”。名义上,“义帝”是“天下共主”,项羽这个西楚霸王都要受其节制,实际上比之前的楚怀王还要徒有虚名。即便如此,项羽也不想供奉这个表面上高出自己一头的“义帝”,所以先将其迁往郴县,然后于中途截杀。由此可见,在项羽的潜意识里,只有自己才有资格做“天下共主”,所以必须除掉“义帝”,为自己腾位置出来。

其次就是在对待复立的六国及刘邦问题上的刻意安排。比如:

  1. 将齐国分为三份儿,将原先的齐王田巿(田荣的侄子)改封胶东王,将原齐王田建之孙田安分为济北王,将老对头田荣的部将田都封为齐王;
  2. 燕国则一分为二,将之前的燕王韩广改封辽东王,让韩广的部将臧荼当燕王;
  3. 赵国则由代国与常山国取代,原赵王改封为代王;
  4. 魏国则被项羽划去一大块儿土地,魏王豹被改封西魏王,建国都于安邑;
  5. 原秦国故地则一分为三,分别给了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及翟王董翳;
  6. 至于韩王成,项羽则不允许其回封国,后裹挟到彭城将其杀掉;
  7. 那个本来可以在秦国故地为关中王的刘邦,则被赶到了“穷乡僻壤”的汉中及巴蜀,为了防止他跑出来,还让“三秦之王”进行封堵。

综上可见,项羽此举应该有两个意图:一是弱化“战国七雄”今后在人们思维中的影响力,二是故意制造端由,让诸侯王们起争执,从而消耗他们各自的实力,最终由自己收拾残局,实现渔翁得利的目的。届时,于皇帝之位也就更近了一步。因此,项羽选择当西楚霸王可视作为向“皇帝”的一个过渡,只是后来局势变得错综复杂,并非他所能掌控。

主营产品:高压清洗机,环境检测在线系统,其他清洁设备及配件,洗地机,除雾装置,空气净化成套设备,节水设备,工业加湿器/加湿设备,高空作业平台,高空作业车